长腿叔叔:

摄于日本/京都/南禅寺

京都之美,大抵还是唐风。想来,几次走马观花,到底还是有些遗憾的。

千年繁华的京都,在时代浪涛里不断波动,我们在自己的国家,亲眼目睹了许多消失的改变的和未曾改变的事物,大都只能怀着无比遗憾的心境在那里呻吟,而在京都,我们找到那种思古之幽情,也不免有些感叹作为堂堂五千年的华夏,正在一点点的蚕食辉煌的痕迹。

这倒是印证了李煜的诗:

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。  

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
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

香逐渐燃尽,可余香仍在飘渺,大抵人生之境莫过如此,物质的实体即便不存在,或者衰老了,可记忆仍在。

在异地他乡的千里之外,温柔地思乡和怀乡,大抵也是这个浮躁时代里能够宽慰灵魂、平伏内心的一种精神慰藉吧。

到京都的人,找寻的是古时的繁华,透过车水马龙的人烟,向往着樱吹雪枫红时,三弦琴的余音弄耳,忧郁的贵妇从旧式的建筑中探出头来张望,油纸伞,京扇,一阵风过,被飞舞的枫叶淹没在古色的小街中,渐渐模糊。

祗园的木门在不经意间一次又一次的开合,婀娜多姿的歌舞妓成群的穿梭于柳边深巷。祗园的红灯笼在细雨中轻轻的飘摇,春梦笙歌合着彻夜不息的檀板,画鼓和婆娑起舞的风味,以及千年之后的骄傲与羞涩,霏微雨罢残阳院,洗出都城的新锦段。

满城的名刹古寺,总有份淡淡的超然,淡疏的香火,萦绕在悠远空寂的殿楼,顺着沙砾的表参道轻轻踩出浅浅的印痕,一日复一日的游人与香客,在向佛的道路上抿嘴微笑。

现实中,很多寺院依然伫立在京都,一年一度的樱花红叶坠落间,而曾经的繁华,在时光的遁迹中,或瞬间崩塌,或苟延残喘。


评论
热度(232)
  1. 木子飞燕长腿叔叔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love-sophieBob Loblaw 转载了此图片
©Pic In Life ByRan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