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腿叔叔:

樱花半开琉璃暖,青叶萋萋犹遮面,樱花半醉留香久,随风而去,翩然起舞。

长腿叔叔:

今日大寒。

日子慢慢滑过去,一天又一天,忙碌而散漫,并不觉得辜负。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我喜欢这样的冬天,凛冽温柔。犹如少年时期的一场雪欢,一场血祭,雪中情结。天空飘下小雪花,我们在熙来攘往的人群里转身走散,不问消息。

长腿叔叔:

寂寞与悲伤汇成的旋律,是樱花的羽翼。

长腿叔叔:

摄于日本/京都/南禅寺

京都之美,大抵还是唐风。想来,几次走马观花,到底还是有些遗憾的。

千年繁华的京都,在时代浪涛里不断波动,我们在自己的国家,亲眼目睹了许多消失的改变的和未曾改变的事物,大都只能怀着无比遗憾的心境在那里呻吟,而在京都,我们找到那种思古之幽情,也不免有些感叹作为堂堂五千年的华夏,正在一点点的蚕食辉煌的痕迹。

这倒是印证了李煜的诗:

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。  

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
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

香逐渐燃尽,可余香仍在飘渺,大抵人生之境莫过如此,物质的实体即便不存在,或者衰老了,可记忆仍在。...

长腿叔叔:

靖国神社,樱花漫舞。

靖国神社是非多,我们不谈政治。

一如人,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的行为,往往出自“她”的性格意志。而无论顺从,尊崇还是叛逆,那些存于这片国土上的乃至被牵连的各样生命,都只是这庞大信仰和尊严洪流中的微小尘埃。

在人类数千年历史发展进程中,破坏和建设这一对冤家的对决就始终没有停止过。人类所苦心经营起的文明社会架构,一次又一次被自己的贪婪和野心所破坏。战争作为破坏的最高表现形式,虽然能让人开始反省破坏所带来的痛楚,但也会让仇恨和偏执的种子暗自在心田中发芽生根。

日本是个纠结的矛盾体,是东西方文化碰撞相容杂交出来的一个怪胎。它值得我们去研究,尽管研究

长腿叔叔:

鲁迅先生曾不惜笔墨描写上野公园的烂漫樱花,当他在送别日本友人时,也不禁吟出“扶桑正是秋光好,枫叶如丹照嫩寒。却折垂杨送归客,心随东棹忆华年。”的诗句,表达了对东瀛秋意的深情怀念。摄于富士山下/ 河口湖

长腿叔叔:

说到京都,第一个印象就是举止优雅的艺妓。

有关于艺妓的爱情故事则让京都蒙上一层浪漫情场,因为是千年古都,所以贵族色彩浓厚,且不同于东京的炫丽多变,京都流露出一种纤细的奔放。


长腿叔叔:

喜欢京都,因为沉淀;因为宁静;因为厚重;因为俯拾即是;不取诸邻;俱道适往;著手成春;如逢花开。

长腿叔叔:

快乐的城市都一样,忧伤的城市却各有各的不同。三岛由纪夫川端康成笔下的京都、卡夫卡笔下的布拉格、普鲁斯特笔下的巴黎、博尔赫斯笔下的布宜诺斯艾利斯,老舍笔下的那个北京,帕慕克笔下的伊斯坦布尔,都是城市的文化符号。

有人说,腿叔为什么喜欢京都?确切的讲,是喜欢那些有着深厚底蕴又极好的保留这些底蕴的城市。

微博里我有讲过:如今我们很喜欢文脉一词,动辄我这个建筑在哪里延续了这里的文脉延续了那里的文脉,最终与环境如何如何云云。须知文脉是个舶来品。英文中的context意为上下文。所谓文脉,拿我们的话来说,是设计城市,做建筑就和作诗一般,得有起承转合,衔接顺畅方为上品。一诗即一城...

©Pic In Life ByRan | Powered by LOFTER